首页>南京新闻 > 注意!南京也要限牌限号,现行了.

注意!南京也要限牌限号,现行了.

[摘要]南京政府首次明确提出,采取必要和合适的居民出行、车辆拥有与使用调控政策,做好拥堵收费、限牌、限号、尾号限行等调控政策的可行性与预案研究。

南京要限牌限号了?!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车管所的工作人员说:

现在只是预案和研究

专家也表示:

如果真的限牌,必须走完3个程序

①公开征求公众意见:所谓的公开征求意见,是通过报纸、电视、广播等大众传媒各种方式,征求各个方面、各个阶层人士、各个社会组织的意见。

②经过同级人大常委会审议:即使需要限制机动车的保有量了,还需经过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。

③于实施前30天向社会公告:即使通过限牌了,也要在实施30日之前向社会公告,也就是说,30天以内,市民仍然可以自由买车、自由上牌。

所以

大家不要慌!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为了治理交通拥堵以及等等原因

已经有一些大城市施行了限牌限号

甚至民国时期

就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来改善交通

先来看看“限行Club”有哪些成员~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1994年,上海,限牌+限行,拍卖

2010年12月23日,北京,限牌+限行,摇号

2011年7月12日,贵阳,限牌+限行,摇号

2012年7月1日,广州,限牌+即将限行,摇号与竞价

2013年12月16日,天津,限牌+限行,摇号与竞价

2014年3月26日,杭州,限牌+限行,摇号与竞价

2014年12月29日,深圳,限牌+限行

······

是不是满眼的限牌+限行

没关系~

下面这张图让你一眼看明白!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而限牌限行后

各大城市的车牌竞拍更是炒出了天价

有的车牌的价格更是堪比房价

上海: 前几天的一次沪牌拍卖,有240750人参加,中标率为4.8%,最终,本月沪牌平均成交价为87235元,最低成交价为87200元。

广州:7月广州个人车牌竞价指标共4000个,平均成交价为24324元,比上月下跌4200多元。

杭州:前天,浙A车牌7月竞价结果出炉。本轮竞价个人最低价4万2100元,较上月涨了4100元;个人平均成交价4万4198元,较上月涨了4864元

深圳:上个月底,竞价个人车牌成交均价突破5.1万,这是深圳小汽车限购以来,第三次个人车牌成交均价达到5万元以上高位,为历史第二高。

天津:2016年第6期天津市小汽车增量指标竞价,成交平均价涨到34766元,简直直逼天津房价

车牌贵,但毕竟花血本可以买到,但北京采取的车牌摇号,更是让帝都人民有苦难言,有价无市。2016到2017年,北京每年各有15万个小汽车指标。新能源比例达到40%,普通号只剩9万个,一年6次,每次15000个。但是,2016年第3次摇号,摇号池总数量是9917981,总摇号人数270.7万!如果你摇号次数在24次之内,那么本次摇到的概率为千分之一。花166年摇一千次都不中的概率,是37%!

五年间,摇到号的人数总共94万人。2011年时,每隔10个人就会有一个幸运儿,几年前买车确实比现在买车容易太多。而现在,摇到号简直可以堪比中彩。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南京要限行?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

那么这些城市限牌限行的成果怎么样呢?

限牌限行后,交通拥堵的现象会明显得到改善,路上的车辆少了,也节省了人们上下班,出行的时间。但限制交通的负面效果也是可想而知的。如今的大城市里,早晚高峰,公交系统运行压力已经非常大了,几乎每辆公交车都有超载现象,限牌限行之后,公交系统负荷进一步上升,市民将普遍面临“公交难”,会是继“上学难”、“看病难”之后又一大难。更有甚至,由于实行了单双号限行,很多家庭不得不选择再买一台车,单双号限行日轮流使用,毫无疑问增大了资源浪费。而买新车与日益涨价的车牌,同时也都将加重了人们的财务负担。

限牌限行后,人们选择公共交通,那么限牌限行对于污染的治理是否有效果呢?肯定有,但是收效似乎并不大。以北京为例,据环保部门测算,2012年,即使是重污染日,启动一半车辆限行措施之后,污染物排放减排也不过15%。污染严重的河北邯郸,未限行时空气质量状况为“中度污染”,质量指数为“186”。限行后变为“轻度污染”,指数为“106”,有一定好转。

限牌限行有利有弊,南京人你怕了吗?

其实,对于限牌、限号、限行目前研究这些政策实施的可行性,只是作为南京市交通政策储备的预案而已!

交通拥堵的问题不是现在才有

民国时期

各大城市就通过其他方法治理了

北京:旧城改造重塑正阳门地区

民国时期,正阳门是北京内外城交通的重要枢纽,当时狭窄的城门洞和封闭的瓮城成为瓶颈,造成交通拥堵。随着前门外商业的日益繁荣,瓮城东西的荷包巷成为临时集市,商民支棚架屋,严重阻碍交通。1900年后,京奉铁路与京汉铁路相继延伸至正阳门,在正阳门瓮城外东西各建成车站。前门外交通量更是数倍增长,交通拥堵如雪上加霜。

1914年6月,正式成立了京都市政公所,朱启钤兼任市政督办。针对前门地区交通拥堵愈加严重的问题,开始了对正阳门建筑群的改造。当时许多人认为正阳门不能改,改了会斩断北京龙脉,破了风水,但北洋政府最终批准了改建计划。

正阳门地区改造工程主要包括:拆除瓮城及闸楼,将原来封闭的瓮城变为开阔的场地,在箭楼两旁修建了马路;在原月墙与城墙交界处,东西各辟两门,新筑两条各宽20米的马路并开辟人行道,修建排水暗沟;迁走拥挤杂乱的荷包巷内的商户;拆除正阳门与中华门(清代称大清门)之间的棋盘街,铺设了石板地面等等。经过这一旧城改造,有效地缓解前门地区的拥堵状况。

上海:“手动”信号灯成唯一交管设施

民国时期,上海的信号灯成为为数不多的交通管制措施之一,但是那时的信号灯并不是像英国城市那样的自动化信号灯,而是需要巡捕手动控制的。一个巡捕站在一个小小的台子上转换指示灯,另一个巡捕则站在交叉路口吹哨子指挥交通。无论从人力成本还是管制效果上,“手动”信号灯都不太尽如人意,再加上当时的国人缺乏现代社会的交通安全意识,所以这一措施仍无法解决当时日益严重的交通暴堵。

成都:车辆限速为每小时24公里

19世纪20年代,成都修好成灌马路后才渐渐有了汽车出现。当时成都的汽车不是很多,车速也不是很快,所以当时的警察厅对于行人和车辆都没有十分明确的规定,只是提醒行人要避让道路上的车辆。到了19世纪30年代中期,随着成都汽车数量的上升,警察厅也颁布了具体的交通规则,明确规定行人和车辆都靠左走。为了将交通规则更好地告晓于民,成都还开展了广泛的宣传运动,由中学生上街提醒市民,类似于现在站路口发传单的方式。

民国22年(1933年),成都将限速进行到底,无论公私车,在本市区内各街行驶最快速度不得超过15迈,相当于车辆速度限速为每小时24公里。除了限速之外,当时的成都也有“限行”,会对公用、私用汽车信息进行登记,包括车主姓名、车牌、重量,甚至是可以行驶区段。在成都市档案局出具的1949年成都市公私用汽车统计表中,行驶区段会标明“成嘉”、“成潼”、“成渝”等。

南京:设立中国最早的机动车单行线

为了治理交通拥堵,除了“限车”令,民国时期还开始划分快慢车道、限速道和单行线等。

1927年,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,为避免鼓楼车马往来拥挤,南京特别市公安局规定,各类车辆通过鼓楼广场时一律自左向右转行。同时,这一年还规定一切车辆靠左通行。1934年,南京由于市区街道大多狭窄,首都警察厅首次划定鱼市街、碑亭巷、保泰街等12条窄道为机动车单行线,设置单行线路牌,同时规定车辆通过新街口广场采用“左侧大循环式”。1946年1月1日,南京执行全国汽车一律靠右行驶的规定。10月,南京警察厅又规定瞻园路、状元境、姚家巷等7条道路为汽车单行路线,禁止汽车双向行驶。1947年6月,针对新街口广场乱停车的现象,警察厅下令调整机关、团体车辆停放地点,迁移别处。1947年9月,警察厅将夫子庙的公共汽车站移至建康路,并规定傍晚6时起,禁止大卡车进入夫子庙地区。

此外,还对南京市交通标志、标线进行重新修建和安装,共设交通标志144块,其中限速标志26处,限速20公里的有建康路、瞻园路、建邺路、汉中路、水西门、中山路等12处。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